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G生活的 >国民党铁票区:回忆惨烈的眷村票守卫战 >

国民党铁票区:回忆惨烈的眷村票守卫战

  • G生活的
  • 2020-06-26
  • 757人已阅读

国民党在台湾统治半世纪,每次选举,眷村都是所谓铁票区,到了李登辉时代,主流、非主流之争,铁票才开始鬆动生锈。2000年总统大选,为了连战和宋楚瑜相斗更一分为二,2004年连宋合又大一统,竹篱笆世界后来则企盼马英九的天命。

国民党铁票区:回忆惨烈的眷村票守卫战

我唸小学时,第一次见识台中市议员选举,村内在投票前夕热闹滚滚,军方支持的某候选人站在吉普车上,进入巷子接受家家户户欢呼,沿途鞭炮声不断。

每到选举期间,光大一村大门口一定挂上长长的红色布条,上面贴「本村一致支持XXX」。村长、邻长和党部小组长则挨家挨户,提醒大家要投给几号候选人。

村内邻居晚上準备就寝时,吴伯伯则拿着一张藤椅和打狗棒,负责在大门口守夜,防止外面候选人进来拉票。不过,我家隔壁一位台湾人媳妇阿蔻,还是曾偷帮某议员候选人送给老妈20块肥皂拉票,不知老妈有没有投他?据说那位家伙仍落选。

眷村对外可说是铜墙铁壁,只要外面有任何人进来,大家马上眼睛一亮无所遁形。国民党黄复兴党部只要提名谁,谁就高票当选,甚至连任好几届,例如高彗、杜庆璋。

高彗年纪轻轻首次当选市议员,连任第四届和第五届后,第六届选举时,军方改提名另一位女候选人。一夕之间,眷村成了高彗禁区,严禁进入村内拉票。

在村子大门口外,未获提名的高彗和她两个女儿只能站在宣传车上哭哭啼啼,并以麦克风向村内喊话,诉说委屈。村内许多人都同情她,但都不敢外出,只有我老妈和几位妇女勇敢到村外听演讲,并流下同情眼泪,回家后说:「高彗好可怜」。

没有军方背书,高彗那一届当然落选。直到又过十几年,军方压不住了,第十届选举时,她东山再起又连任数届。10年前,我在莒光新城看到她,好老了,不过她家还高高挂上「高彗服务处」看板,仍深具影响力。

对于市议员,多数邻居只知军方支持的一位,其他数十位议员是谁或做什幺?大家根本不在乎!那是台湾人的世界,与外省人眷村无关!现在回想起来感觉有点悲凉。

据老爸回忆指出,历届选举,村内最最风声鹤唳的一次,是1977年包括市长、省议员的五项公职联合选举。党外运动风起云涌,许信良在桃园选县长,苏南成台南选市长,林义雄、张俊宏分别在宜兰、南投选省议员,国民党面临前所未有挑战。

台中市虽然是三级战区,军方仍非常紧张,严格要求眷村每五个人一组,集体前往二中投票所投票,而且要一个监视一个不得跑票。每人盖完投票章出来,还要高高举起选票,假装用嘴吹几口气让印泥早点乾,以便后者确定他投给党指定候选人。

那次大选,党外首度大胜,赢得五席县市长和十几席省议员。台中市竟意外翻盘,党提名的陈端堂市长连任失利,输给毫无知名度的曾文坡,党外老将何春木首度当选省议员。记得那一晚,已政治启蒙的我家兄弟姊妹在收音机前听各地选情,每听到一个党外当选,我们就欢声鼓舞。不过这种高兴,只能在屋内偷偷暗爽。

大学毕业,从军中退伍后,我1984年秋天回到台中开始工作。在眷村家又住了几年,因光大新村将拆除,爸妈和我与妹妹搬到某公寓,远离竹篱芭世界。直到1991年我新婚,住进全国最大的眷村改建国宅莒光新城,才又进一步感受国民党现代化铜墙铁壁。

莒光新城有20栋大楼,是名建筑师李祖原设计的集合式国宅,也是全台湾第一处眷村示範国宅,共一千多户,多数住户是台中市老旧眷村拆除后搬来的,其中有特别宽敞坪数的将军族,大部分则是26坪以下的士官族。

莒光新城拥有至少5000张铁票,当然是国民党与军方重点特区,每次大选也是军系大老郝柏村、许历农在广场升旗登高一呼必到之地。动员数百名老芋仔及家属,欢声雷动高喊支持当选,对眷村自治会干部来说轻而易举。

比较厉害的是,每栋大楼每户客厅屋顶都装一台广播器,广播由国宅管理室中央控制,很难拆下来。原本播音器功能是提供住户有关火警、停水、停电、垃圾处理或社区重要事务消息的很好管道,在莒光新城却成了选举利器,甚至被人不择手段公器私用。

国民党主流、非主流斗争时期,莒光新城当然掌控在郝柏村、许历农手下,赵少康「新党」一成立,全村立即怒潮澎湃、黄旗飞舞,让国民党籍公职饱受威胁。「新党」谢启大从新竹到台中选立委,轻轻鬆鬆拿第一高票,莒光新城铁票区就是她大本营。

军方重点支持的候选人只要一到眷村,除透过中央控制的播音设备魔音传脑,动员每户下楼迎接欢呼,还可直接进入播音室对一千多户「叔叔、伯伯、婶婶、阿姨」感性拉票,却常吵得让我很火大。后来,国民党军系立委卢秀燕和沈智慧,原本地盘逐渐被侵蚀,两个女人抢票更兇,双方眷村干部甚至为争夺播音器掌控权大打出手,头破血流。

2000年总统大选,眷村一面倒支持宋楚瑜,只有宋的旗帜和相片海报可以在各角落公开陈列,民进党根本不敢进入活动,连战桩脚也只能私下暗中拉票。选战揭晓,连宋分别败北,眷村为此昏天暗地。

那段有如蒋介石、蒋经国「崩殂」的日子,不少宋系人马还假冒拥连者,头戴有国民党辅选符号的帽子,连日动员数部老芋仔专车,赶到李登辉总统位于重庆南路的官邸包围抗议。他们一一準备上车时,我就在旁边看着,觉得很好笑,也很同情这些伯伯们。

宋楚瑜亲民党成立后,一夜之间,村内全换了橘旗,投靠宋的沈智慧成了最大赢家,支持连战的卢秀燕有颇多委屈。2004年连宋合,声势大好,煮熟的鸭子却飞了,阿扁总统连任,村内干声连连,用的字是「他奶奶的」或「他妈的」!

亲民党成立,让原本当里长的梁某捡到便宜,被质疑在军中偷油而不名誉退伍的他趁势当选市议员。当选后,整个眷村成了禁脔,予取予求。国宅管理委员会部分委员质疑梁某假公济私,他利用广播器声称清白。

梁某老婆接棒选里长,播音器成为她选举利器,只要对手推出任何文宣品,她第一时间马上可以反击,并让家家户户知道她的牺牲与奉献。虽然梁某负面评价不断,老婆仍以些微差距险胜。

国民党铁票区:回忆惨烈的眷村票守卫战

2005年底,国民党胡志强市长高票连任,在莒光新城大获全胜,担任社区管理委员会主任委员的梁某,却连任议员失利,票数惨不忍睹。是国民党新主席马英九旋风压倒一切?或亲民党早已北风北了?还是梁某自己倒行逆施所致?

铁票、铁票,多少罪恶假汝而行?国民党50年来透过军方控制眷村,在2000年政党轮替后,军方严禁黄复兴党部在里面活动,不敢明目张胆辅选,但军系老将在眷村改用地下耕耘,成果依然丰硕。

只是老成凋谢了,眷村第二代、第三代如果住在眷村,仍与台湾人社会半隔离,仍受大中国意识形态或党棍操弄,不知民主自由台湾今夕是何夕?年迈的老芋仔已没有明天了,我这些眷村兄弟姊妹的愿景呢?